三人网商贸有限公司
当前位置: 主页 > 人力资源 > 人力资源

国际商贸城也在试运行网红直播中心

      航冷链控股股份有限公司与二连浩特市政府在二连浩特市行政中心大楼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双方将围绕仓储物流、供应链解决方案、银行卡收单、跨境支付等领域开展全方位、多层次联动合作,依托双方优势共同打造边贸创新服务体系。
  二连浩特市委副书记、政府市长刘志平与海航冷链控股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裁王杰分别代表二连浩特、海航冷链签署了此次合作协议。参加此次签约仪式的还有锡林郭勒盟盟委委员、市委书记鞠树文、市委常委杨金瑞、副市长朝格以及市政府秘书长张春环。另外,二连浩特市商务局、发改委、工信局、交通局等部门领导,永盛投资公司等企业代表也见证了此次签约仪式的举行。海航冷链控股股份有限公司新生总裁张磊,跨境总裁何瑾等一并出席签约。
  作为对蒙古国最大的陆路口岸,内蒙古二连浩特口岸在国家向北开放战略的带动下,立足区位优势,2018年中蒙俄边境贸易进一步深化发展。基于独特的地理区位优势,二连浩特与蒙古、俄罗斯18个地区和城市建立了友好合作关系,边贸业务大幅增长。数据显示,2018年,二连浩特口岸进出口货物量累计1203万吨,同比增长17.16%。基于跨境电商的蓬勃市场需求,二连作为北部桥头堡,纵深经济枢纽作用十分明显。
  在跨境贸易、电商的业务需求拉动下,传统物流运输、通关、支付结算等分割式业务模块难以满足业务需要,不仅调度难度大,实际业务开展中往往各自为战,难以协同。
  此次与海航冷链控股股份有限公司战略合作,标志着海航冷链将利用其自身的综合优势,集传统冷链物流运输、“商物流”模式、以及“全球生鲜供应链”以及跨境支付业务整合优势,助力北部桥头堡,形成优势放大的“组合拳”,为二连口岸提供全新的服务模式,向一体化、集约化的创新高效持续迈进。义乌国际商贸城一位负责人表示,目前,不少在短视频平台展示性较强的饰品行业是目前带货能力最强的,在商贸城的部分档口中,用户的拿货都已经达到20%以上。
  义乌国际商贸城一区工艺品商会副会长李红松说:“市场正在寻找新模式,直播电商是一个大趋势,我们都在学习如何拍短视频。” 他以快手为例,“它不只是一个娱乐平台,而是可能改变商业形态,国际商贸城也在试运行网红直播中心,这给商城尝试新的经销模式提供了很大想象空间。”一座世界闻名的小商品城,通过直播平台改变销售模式。义乌国际商贸城,直播用户拿货占比已经达到20%以上。
  小商品城的商品优势和直播网红的流量优势,在义乌完美结合,开出了美丽的花朵。很多曾经的小摊主,命运由此发生了反转。
  而且,依托庞大的小商品市场,距离义乌城中心7公里外的北下朱村还成了当地知名的“网络批发商”聚集地,在向全世界供货的义乌国际商贸城的部分档口,直播用户拿货占比已经达到20%以上。
  这些直播网红是怎样一群人?他们的工作、生活又是如何的?近日,钱江晚报记者实地探访了义乌“网红直播村”。
  尝试用直播卖羊毛衫 没想到一个月卖出35万件
  2014年,创业失败的闫博来到义乌,开始做阿里巴巴批发业务。
  回想当年,他觉得是人生的最低谷,“简直是又丑又穷”。闫博说,除了养家糊口,他在闲暇时,会刷刚兴起不久的短视频解压。“我在快手上弹吉他吸引了不少粉丝,还有很多同城的人来找我学吉他。”闫博说,后来他也在快手上发一些自己的日常,比如摆摊进货,他也拍一段短视频:“老铁们(网红用语:哥们),我去进货了,今天又被老板压了很多货……”闫博说,他当时唯一的目的,就是记录自己的生活方式。
  一次意外的机会,他发现有人用快手直播卖货也非常吸引人,他想自己也可以试试。2017年8月,闫博尝试着用快手卖自己批发的羊毛衫,没想到一个月卖了35万件。很快,这件事在义乌批发圈里引起了不小的震动。原来,网络直播可以蕴含着这么大的能量。
  “我只能说这是个案,因为正好是羊毛衫批发的应季,但短视频或网络直播,确实是一个很好的创业方式。”闫博说,从那之后,他产生了通过短视频抱团创业的想法。
  侯悦很快成了闫博第一批带动的小摊主。他们和其他几个小伙伴一起组建名为“创业之家”的培训机构,手把手教如何用快手销售,经过一年的发展,总共培训了2000多名学员,其中三成以上选择留在义乌继续做直播电商,其他人回到家乡或去其他地方通过线上创业。
  在这个名为“创业之家”的培训机构里,每个人在直播带货时,都有各自不同的方式。比如侯悦,这个见人总笑得特别甜的小女人,背后却藏着一段艰辛的故事。“十岁的孩子患重病,每个月光医疗费就要两三万元。”侯悦说,在一起创业的直播平台,她的粉丝是增长最快的,“我分享我的故事,我的粉丝很大部分能转换成我的客户。”在侯悦看来,她的直播是用诚心换诚意。
  事实上, 为了提高专业度和成功率,闫博、侯悦等人也是总结梳理了一套课程,对接货源和供应链,还装修了门店货架、培训教室,添置了直播设备和仓库,让学员可以在现场边学边实践。
  “背靠这座小商品城,是我们后来迅速逆袭的原因之一。”侯悦说,一双不到3块钱的女士羊毛长袜、不到10块一斤的毛绒玩具,让他们迅速对接线下摊主,成了全国各地线下小县城批发商们的批发商。
  简陋商铺门口 停着价值百万的豪车
  下午四点,来自陕西榆林的阿娟(化名)同时对着十几部手机开起了直播销售。这个略显富态、操着一口浓浓西北味的中年女子卖的是一口不粘锅。她不停炒着爆米花,演示锅的功能,几分钟完成后,她倒入旁边一个大塑料桶中,然后重复炒一拨。这其间,阿娟要回答不同手机上出现的各种问题。旁白的一个中年男子是阿娟的合伙人,他有些自豪地告诉我们:“很难相信吧,她有20万粉丝,每次直播都能带动不少销售量。”
  直播一个小时,阿娟有些累,并不精心打扮的妆容也有些化了。面对数以万计网上粉丝都对答如流的她,在记者面前竟然有些脸红地说自己难为情了。
  “和很多网红直播并不同,我们背靠义乌,在短视频或是线上直播时,卖的并不是颜值。”阿娟的合伙人说,“一口锅,很多线下平台卖几百块,我们可能就几十块,而通过直播的视频展示,我们的顾客真正看到了效果。”拼体力,俨然成了这个名为北下朱村的直播网红村,能够成功的最大注释。
  记者注意到,一幢房、四层半,成了这里的标配。最上面的半层住人、三层囤货,底下一层是直播间。下午6点左右,记者站在北下朱村主干道上,一辆辆满载货物的卡车来来往往,不少看起来简陋的商铺门口,还停着价值上百万元的豪车,甚至车牌都是四五相同数字的连号。马路边的一些店铺里,有人忙着拍视频,直到夜幕渐渐降临。
  短短2年时间 网红村的门店租金直线飙升
  北下朱村本地人告诉我们,村里的商户都是在义乌做了十几年的老江湖,他们对货品和渠道非常敏感,大多为阿里、拼多多等平台供货。最近一两年时间里,短视频如快手等席卷北下朱以后,村里门店租金又涨了几倍,一间普通的店面租金从3万元/年涨到了7万元/年,有几间店铺规模的商家每年租金高达40万。很多人称这场直播电商,是义乌小商品城经历的又一次创业。而这次创业,是从短短不到两年的时间里兴起的。
  闫博记得,早先一位 “创业之家”的学员到义乌五爱批发市场去拍摄销售,接连被几家档口老板拒绝,只有一家老板让他进了门,这位学员非常感激,带了一群伙伴帮这位老板现场直播销售了6万多元的鞋子。
  这样的例子多了,厂商也开始对直播电商放开了心态,自己也下载快手等短视频客户端观察研究。“发现有时一个视频上了快手热门,就能创造一个火遍全国的爆款,带来不菲的收入。”这是不少电商直播主们共同看到过的事。
  


上一篇:引领物流智能化发展
下一篇:中国游客可以感受到全新的体验